<kbd id='lathutinh'></kbd><address id='lathutinh'><style id='lathutinh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lathutinh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lathutinh'></kbd><address id='lathutinh'><style id='lathutinh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lathutinh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deltsuncw.com/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 | 聯合會專區 | 資訊 | 企業 | 信息化 | 學術 | 人才 | 供求 | 會員 | 微博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> 物流信息化 >> 資訊 >> 配送 >> 內容

                  年關將至,快遞員離職潮漸露“猙容”
                  字號:T|T 2015年12月15日10:12     第一物流網
                  • 盡管這一段時間以來,電商促銷産生的海量訂單,已經壓得快遞員小于有些喘不過氣來,但他還是忙裏偷閑,比如利用等客戶取件的幾分鍾,拿出手機看一看,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滑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盡管這一段時間以來,電商促銷産生的海量訂單,已經壓得快遞員小于有些喘不過氣來,但他還是忙裏偷閑,比如利用等客戶取件的幾分鍾,拿出手機看一看,手指不停地在屏幕上滑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年關將至,快遞員離職潮漸露“猙容”

                  最初以爲他在刷微信朋友圈,後來一問才知道,原來他在搶返鄉的火車票。“我早就買到了下個月回家的車票,不過是一張硬座,看看能不能瞎眼貓碰上死耗子,搶張臥鋪。”小于調侃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于告訴《現代物流報》記者,他打算忙過“雙12”、聖誕、元旦這三波訂單高峰就回家了。“這段時間正是件最多的時候,雖說累點但收入能比平時高不少。多掙點好給父母買幾件像樣的禮物。”當記者問他“過完年還回來嗎?”小于摸著鼻子說,“再看看吧,估計是不會回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距離農曆新年還有近兩個月的時間,不過與小于有著類似想法的快遞員並不在少數。去年的數據顯示,大約有50%的快遞員返鄉過年。“今年的情況估計和去年差不多”,小于告訴記者,“有幾個同事以‘早點回家’爲由,趕在‘雙11’之前就不幹了,其實是因爲年底活多、人少,特別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为 何 辞 职

                  原來在東北老家的一家汽車維修店做“小工”的小于,于2015年春節後,在發小兒的鼓動之下來到北京。“入行門檻低、月收入過萬、幹好了還能當個小頭頭”,懷揣著對未來美好憧憬的小于,成爲百萬快遞配送大軍中的一員。“底薪3000元,每送一個快遞有10%的提成。”小于告訴記者,入職第一個月4000多元的收入,讓他很是興奮。盡管每天要起早貪黑,但是小于覺得還是很值得的。“畢竟在老家做‘小工’,每個月只能拿1000多元的工資。時間長了,大客戶多了,收入會更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幹了幾個月多後,逐漸摸清“行情”的小于發現,現實遠非他想象中的那麽美好。“月收入過萬的快遞員不能說沒有,但是絕對是少之又少。”小于告訴記者,“要麽是一些幹了好多年的業務員,他們手裏有很多大客戶,要麽就是網點的承包商。對于我們這種新入行的菜鳥來說,幹得好的可以拿到五六千。我所在的片區,大客戶都被開發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巨大的心理落差,讓小于有了辭職的想法。“下半年是快遞旺季,比平時能多掙一些。”這是支撐著小于沒有“半途而廢”的唯一動力。但是即使這樣,小于仍覺得自己的收入與付出的汗水不成正比。“雙11”期間每天幾乎都要工作十幾個小時,這讓小于大呼“吃不消”。“派件量是平時的2倍多,從早上6點至少要忙到晚上9點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小于告訴記者,與大多數快遞員一樣,公司沒有和他簽訂正式勞動合同,也未繳納各種社會保險,只是上了一個意外傷害保險。在小于看來,這更多的是公司的一種自我保護行爲。業務員一旦出了事兒,可以把賠償責任推給保險公司。“騎著電三輪穿行在密集的車流中,安全風險非常大,沒有保險,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責任誰來負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在朋友圈疯传的一条微信,更坚定了小于辞职的决心—— 某快递员辛

                  辛苦苦幹了兩個月,不但沒有拿到一分錢,辭職時被告訴欠公司2萬多元。小于略顯激動地說,“快遞公司一邊每天都在招人,一邊卻以各種名目苛扣快遞員的工資,誰還敢來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加之,社會上對快遞員這個職業缺少必要的尊重,讓小于們迅速退出被冠以“朝陽”頭銜的快遞産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 何 留 人

                  一线快递从业人员流失率高,供不应求,特别是在每年春节前后,快递企業都想方设法留住快递员,加薪、调休、增加提成比例……即便如此,基层快递员的流失率一直在70%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。”在小于看來,這都是快遞公司“自找的”。“我還年輕,苦點兒累點兒都不怕,但是總不能一輩子都送快遞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小于們的要求很簡單:與付出相匹配的薪金、必要的社會保障免除他們的後顧之憂、通暢的職業上升通道,讓他們能夠快樂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媒体报道,顺丰的员工流失率不到30%,而春节假期后,顺丰员工的报到率连续多年达到90%以上。这主要缘于其构建了优越的人才环境,在招培管评、薪酬、激励、职业生命周期等方面,站在员工的角度思考问题。如在员工职业发展方面,顺丰多年前就提出了“千里马”人才培养机制,坚持从企業内部提拔人才——员工通过内部选拔、培养、考核,最基层的快递员甚至可以成长为副总裁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顺丰企業文化的一部分,即用文化来吸引人、塑造人。无独有偶,百世集团总裁周韶宁此前接受《现代物流报》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企業文化对快递员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。“企業一定要强化自身的文化建设。老板是乌烟瘴气,管理人员是乌烟瘴气,小件派送人员一定也是乌烟瘴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企業文化是一项长期的、系统的工程,对快递企業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。那快递企業不妨从快递员最为关心的薪金待遇入手,建立科学合理的薪酬激励机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“雙11”期間,百世彙通運營中心制定下發了旺季敬業獎和“雙11”百世英雄獎,鼓勵員工在“雙11”期間積極作戰,爭做百世英雄。同時各地分撥中心使用獎勵基金開展各類文體活動,並通過動員大會提升士氣。核心分撥計件工資的推廣,多勞多得公平分配的機制也大大地提升了員工的工作積極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目前,国内市场的主流快递企業已经开始有意识地规避价格战,改弦更张,淘汰以价换量的市场扩张方式。但是对于中小快递企業来说,价格战仍让其饱受“生”与“死”的煎熬,无暇顾及一线从业人员的艰难处境。但无论如何,快递企業要免受“用工荒”的病痛折磨,升级服务,向服务要效率是必答之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热门关键词: ag8官网注册| ag8| ag8国际亚游登录| ag8亚洲游| ag8官网| ag8真人娱乐| ag亚遊| ag8线上娱乐| ag8登录| ag8首页| ag88888vip网站| ag8网址| ag8老虎机| ag8游戏| ag8在线娱乐| ag8只为非凡| ag8电子游戏| ag8官网下载| ag8国际亚游手机版| ag8怎么样| ag8官方网| ag8app| ag8场| ag8下载| ag8集团| ag8邀请码| agvip8| ag8平台| ag8官网登陆| ag8城| ag8注册|